{子标题}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愤卷。
却在这里皖,门外又传来楚三敢的叫声窜劣:“师父——你起床了没盎枪宸纭?”
  
  渠年吓了一跳薄台,不敢让他知道自己正在修炼臀阮梧,要不然还没有破除钮椿,这事挺丢脸的琉策萎,这时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蝎竞,道拆刷落:“起了!”
  
  楚三敢这时就推门而入茄。
  
  渠年道啤核:“你怎么起这么早?”
  
  楚三敢道死婆:“不是说去勒索韩国公子吗?我兴奋得睡不着!”
  
  白小牙这时就被吵醒了金,躺在床上冀,转头看着渠年道天剑:“渠年肺坦腐,你修炼了半夜暗,破阶了没有?”
  
  渠年心下一紧借伦溃,急道筏:“我哪有修炼?就我这样的资质漂介记,根本不着急撕光竞,让你三年都无所谓!”
  
  楚三敢道哪技藐:“就是掸,师父是有仙缘的人蔚,不急在这朝朝夕夕!”
  
  白小牙也有眼色美,也没有拆穿他佃梢俩,就开始起床穿衣服了睬督。
  
  两人洗漱完毕哎谋,太阳还没有升起傲唤圭,三人早饭也没吃搓,就带着一帮狗腿子去韩琦忘家勒索了陡,个个精神抖擞锣帅辖。
  
  人在家中睡秘,祸从天上来逻贸频。这句话用来形容韩琦忘烈,那是最贴切不过了劣。
  
  韩琦忘正睡得香沉密署,就听“砰”的一声摆帝,院门就被踹开了风聪盼。毕竟踹门是楚三敢的拿手绝活就骄,能踹的门想,他是尽量不敲的泻庇。
  
  齐国对于这些质子来说监孟涡,就是一个养老院且尝屎,生活安逸秦杆,除了两国开战臼,要不然根本没有危险阑,所以韩琦忘虽然也养了十多个护院场,但这些护院都在睡觉揭晶捌,院子里空空荡荡葛袄,而且就算这些护院都在羌,看到小魔王进门溜眯夏,也是没人敢拦的许幸胖。
  
  韩琦忘这时从被窝跳了出来瘸绢古,刚穿上一件衣服浪讣烯,房间的门也被踹开了扳,渠年领着一帮人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厩。
  
  渠年没死的消息奋,韩琦忘昨天就知道了虎,但他没有经历玲珑山的猎杀活动杯没,还以为是长铭公主手下留情派烘,根本没有杀了渠年沫,所以心里并不惊骇途涧长,对于渠年竟豆磐,他也是没有放在心上的瘫。
  
  其实在这朔华大街上较铂,韩琦忘的口碑还是不错的广寝,因为韩国虽然位列七大强国皮街,但却是七国之中最弱鸡的芜羚,所以平时他也非常低调浩晚,与人和睦厩袭,就连对渠年不辅拎,都是客客气气吧,从不欺侮他抒猜,所以这些年来堪掠笨,渠年和白小牙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缺溃。
  
  直到昨天凳文蓖,才露出了心底的黑暗乱。
  
  韩琦忘之所以要骗杀渠年迁思,并不是因为私怨称,而是心里一个过不去的槛簧械辨。
  
  其它国家跟秦国不对付潘,只是因为不顺眼项武溉,但韩国不一样桅,韩国是真的恨秦国钙阔,因为七国之中校,韩国燕国最弱繁蛇莲,但燕国远在东北的苦寒之地洽,秦国鞭长莫及本黔,所以只要秦国的心里一不痛快丸,那就是揍韩国暖胶捎,经常把韩国揍得哭爹喊娘塘断,满地找牙汕劲,若不是山东其它五国帮衬弥渴勉,估计韩国早就被灭国了校。韩国人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具擎,离上天太远遂匹,却离秦国太近仙。
  
  所以韩国公子对秦国公子天生就带着一股仇恨概,就如同赵国公子赵颖川天生就恨中山国公子白小牙一样疾夯范。
  
  正因为渠年对琦忘有好感飘,所以琦忘说的话蔡璃葱,渠年都是相信的怀钞彻,琦忘平时就经常给他洗脑漂戏届,跟他说才,齐国的长铭公主最为仰慕秦国铺,喜欢秦国的虎狼之姿蔫辱,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嫁入秦国瀑笨,做上秦国的王妃陶拨噬。但她没有机会接触秦国的诸公子汗添林,只能见到渠年武归,琦忘说固墙忱,长铭在渠年的身上就看到了虎狼之姿怯。
  
  这些话金,渠年都信了托冬,所以前天渠年听说长铭公主要约他沃付,才会义无反顾地去了堡。
  
  虽然昨天他已经听说渠年杀了赵颖川的一个手下坞繁,但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和母翁,不过是莽夫行径罢了伶墓腹。因为现在天刚亮婪氯,所以他还不知道夜里发生的事镁擎。看到渠年进门任锑巧,他并不害怕乌捍,但对这个楚三敢娜,他心里还是犯怵的彻暇,但他这些年口碑不错僚,楚三敢也很少为难他温,所以也不是太紧张腻,这时看着楚三敢笑道驼慌:“楚公子抽,一大早来我这里任,所为何事岸中小?”
  
  楚三敢道爬豆覆:“勒索你!”
  
  韩琦忘一时没听明白谱垄,迟疑道垂:“勒索我?勒索我什么呀?”
  
  楚三敢道滑:“你跟我师父讲!”
  
  韩琦忘怔道勃嚷:“谁是你师父胺炻怕场?”
  
  渠年就上前一步姐诺茂,道木:“他的师父就是我!”
  
  韩琦忘这才感到惊讶褂,心里的想法跟赵颖川一样缅臂沦,百思不得其解虑侧程,楚三敢这个小魔王怎么会拜渠年这个窝囊废为师呢?是我疯了究艰,还是他们疯了啊糖,或者是这个世界都疯了?
  
  他偷偷地掐了自己一下肠檄,确定这不是梦沙绦,心里顿时就紧张了倡瘁,虽然他没有把渠年放在眼里冒彻,还准备问清缘由后痕栓,就让家丁把渠年轰出去懦宽堵,但现在他却不敢了纱,毕竟打狗还要看主人随澈,何况是楚三敢的师父?看着楚三敢毕恭毕敬的态度和铣虎,他确定这不是玩笑鞠,也不敢再用傲慢的眼神看待渠年了撬侈,笑了一下赌及睫,道触:“那秦公子找我所为何事案?狻?”
『加入书签膳拔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