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子标题}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捍迟疚。
“不!不要!”
  一声惊呼在深夜里响起牢灸,打破了夜晚的宁静牧略。郭远航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薪磨泰。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笨权。
  这……看着眼前的布置瓣犁,看着这熟悉的一幕飘九戈,郭远航睁大了眼睛豢,有些难以置信拇。飞速的下床去,鞋子都没有穿直接跑进了卫生间师断。
 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闻,年约二十五岁舰奔、一米八的身高玛欢蹿、棱角分明的五官无比的协调杯。这是重生了?郭远航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申博。这房子危靠,不就是自己20年前跟胡玉洁结婚时候的婚房么?
  房间内挂着的装饰蔡,还有那没有褪色的大红喜字甫肺吴。拿出手机奴隘,赫然是99年的产品粗囊。一款比较新颖的摩托罗拉998恃。单色的显示屏上时间跃然醒目——1999年10月7日2烙侥:37分迫。
  这一天呢赡爆,郭远航和胡玉洁结婚才一个星期的时间难岛,这一天圭皮,他们刚刚从外面旅游回来案。
  咔嚓!
  房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楔,一个穿着真丝睡袍的女人走了进来郡。五官还算姣好井藕,可嘴角的一颗黑痣却破坏了这种美感疚赋,有的人长黑痣情肚高,不会感觉突兀都,甚至还算是锦上添花的点缀炉歪伤。可眼前这女人却没有这种美感魔开的。而是给人一种傲慢和尖酸刻薄的感觉脑蕉锨。
  “郭远航你干嘛!”呵斥慨,毫无来由的呵斥屁,胡玉洁紧皱的眉头之下姆陇畅,展现出来的是一种高高在上镜。
  胡玉洁的目光环视了房间一圈节烦填,就继续道扣次弧:“三更半夜的姥,你鬼喊鬼叫什么?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素质?”
  看着胡玉洁触,郭远航的神情一下就变得狰狞不已苏系,这20年的历程如走马观花一般在他脑海之中浮现萎赤返。
  他跟胡玉洁是同一所大学的同班同学痕懂私。最开始也仅仅就是认识懦,一来二去皮梦典,就恋爱上了枷剂炉。
  再然后结婚!而在胡家人心中郭远航能够娶到胡玉洁那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狙。高高在上的姿态蒋蚊,如同施舍一般的恩宠颁腔廷。按照胡家人的话来说唤嘲,雷霆雨露均是君恩喝谰。你一个穷小子谷劲,迎娶了白富美你还想怎样?
  今天之所以分房而睡兔擒,就是这次旅游的时候胡玉洁耍脾气诧蕉嘿,然后就大吵了一顿江。回来就分房了蔽恼。
  事实上谰堵,从结婚开始到现在的这些天胡玉洁一直都没有跟他同房冬,而且自从这结婚开始胡玉洁就变得扯高气扬起来潭。直到后来一年多之后剃陶赌,两人才算是同房了惕此。可关系也不怎么好许拳搁。
  结婚之后贯门,郭家的亲戚凤宋、父母和兄弟姐妹是不能登门的亭。也从来没有登门过编滔泛,原因无他羚坞位,配不上胡家艰。胡玉洁最开始还好醒。可后面就越发的变本加厉了尽粮。可这一切都被郭远航忍了下来骆唉。
  这就是郭远航的性格厩盒。他不是一个记仇的人萄惦,他会记得别人的恩泽负恍希。他在看来惶,胡玉洁这种富家女跟着他冬,不嫌弃他面。这就是爱设筛饯。至于脾气不就是脾气么?有几个人是不怕老婆的灌昆剿。天府那边不是盛产耙耳朵么?
  可是湘,让郭远航没有想到的是笛橇,他的付出并没有换来任何的回报甸先氛。随着胡玉洁的父亲胡宗奇逐渐老迈妨。胡家开始布局旧,他清楚的记得短拒,脑海中最后的那一幅画面德。自己的库里南以越来越快的速度穿过隧道憋陪,最终被前后围堵的大货车挤压成了一块铁饼模。
  刹车失灵!油门失灵!这绝非是偶然啥海垄。以库里南的品质壁裳粮。绝不可能出现这么致命的问题船。
  此刻想来采畔,股权重新分配渡,胡宗奇退休;这才是整个事件的起因哥梳。至于好心送车椒,那是送命啊百。郭远航看着眼前的胡玉洁吕,二十年前的胡玉洁远没有二十年之后那么丑恶告。他很想问一句赎查歼,到底你爸给了你多少钱少裁寄,给了你什么承诺丰存,足以让你来谋杀亲夫抒挝。
  “怎么了?哑巴了?”胡玉洁皱起眉头呵斥起来烦歧败。看着郭远航略显狰狞的面孔关,不知道怎么的土,胡玉洁没来由的心中一颤柔犬胺。她感觉郭远航好陌生垃。这还是那个唯唯若若祁窘筐、胆小如鼠的郭远航么?这样子很吓人啊捷蟹。
  “你…你想干什么?别忘记了庙惭,如果不是娶了我锑猛,你郭远航能有现在的好日子么?怎么着?受不了么?那就滚袄厮章省!”胡玉洁继续呵斥着匆赡槐,她怕了十灸,她只能声色俱厉的来给自己壮胆垃经。
  这一刻薪岸,郭远航笑了疥拧,那是一种不屑惰骇醚。那是一种蔑视炯妒。然后郭远航转过头熬甩,不再说话了涛徘净,他不是不敢多,而是不想誊。
  郭远航的神态回复到了那种平常的状态唇敛绥。尽管怎么看都有些不同倦溶。可胡玉洁却没有在意那么多遂,鄙夷的目光看了一眼地甩磺,反而因为这话越发的暴怒怜千,道澄磕:“哼!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韭忙呛。郭远航你记住了敖禾忌。你要时刻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描。你所拥有的一切拇,你家里拥有的一切煽,那都是我爸给的咸纪。”
  一夜无话幂鳞叫,可郭远航却一夜无眠须护。他一直都在回想着自己的记忆漆。有用的芜驳、没用的;20年的时光迹赫胁,太多的际遇和机会团。郭远航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冠浚仑,他很清楚衔。这是自己未来的立身之本某竟煞。这是绝不能忘记的东西擎。
『加入书签祟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
下载